误惹小妻:厉少滚远点!

作者:梨汤汤状态: 全本日期: 2021-05-15

厉靳南,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,心狠手辣,玩转了血腥风雨。 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,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。 * 恍惚之间,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,先用叔叔的名义接近,后用她男人的身份自居。 强烈的占有欲,致命的领地感,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。 惊觉,她落荒而逃。 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,摞下狠话: 盼盼,你再逃,我就立马强x你。 * 男主:禁欲阴冷表情少,财大器粗吃嫩草。 女主:身娇体软易推倒,千娇百媚嗓音撩

《误惹小妻:厉少滚远点!》全文阅读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梨汤汤
    厉靳南,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,心狠手辣,玩转了血腥风雨。 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,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。 * 恍惚之间,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,先用叔叔的名义接近,后用她男人的身份自居。 强烈的占有欲,致命的领地感,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。 惊觉,她落荒而逃。 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,摞下狠话: 盼盼,你再逃,我就立马强x你。 * 男主:禁欲阴冷表情少,财大器粗吃嫩草。 女主:身娇
  • 作者:梨汤汤
    厉靳南,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,心狠手辣,玩转了血腥风雨。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,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。恍惚之间,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,强烈的占有欲,致命的领地感,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。惊觉,她落荒而逃。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,摞下狠话:盼盼,你再逃,我就立马收了你。
  • 作者:梨汤汤
    厉靳南,一个骨子里就透露着高冷和禁欲的男人,心狠手辣,玩转了血腥风雨。 可是从遇见顾盼的那刻,他决定研究一下怎么做个好人。 恍惚之间,顾盼生命里出现了一个男人,先用前辈的名义接近,后用她男人的身份自居。 强烈的占有欲,致命的领地感,她落入他温柔的圈套里。 惊觉,她落荒而逃。 他温和的伪装瞬间撕破,摞下狠话: 盼盼,你再逃试试。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北极心
    传说中呼风唤雨的滕龙族——东方的青龙,流落人间,为了隐藏身份,独自生活,龙也能感染人的习性,陷害别人,设计亲人,相信仇人,这一切的一切,都源于那职高无上的权利,但是她最终却选择了在世人眼中那一文不值的爱情,她便是那口耳相传的故事中为了爱情放弃一切的青龙,而他便是那为了爱情牺牲爱情的大将军。
  • 作者:煜中客
    一曲《芳颜诀》,挽作一生《长恨歌》。 九天上的玄女啊,你是否记得成仙路上的无边黑暗; 是谁在亲吻你眉睫,是谁轻抚你鬓发; 谁用长情织就三生三世的守望; 生死间只余睥睨一笑,太多牵绊终归不能厮守到老; 如果期盼能够换你归来,我愿,与你执手至众生倾覆的最后一息。
  • 作者:蒿子粑粑
    世分三界,又有六族,六族之外,是更多无可知的事物。 原本相安无事的天地,却因为一位魔界主君与一位凡人女子发生的故事,而天下大乱。即使时光逆转,历史依旧无法彻底改变,又白白牵扯进更多的痴男怨女,爱恨情仇。神兽为伴,酒香入眠,如果时间能定格在最初的最初,那么至死不渝也并非难事了。 身份枷锁,他为了她抛弃魔界;无力回天,他为了她切换时空,却仍然只能保留一时的温存。魔君与凡人,到底是缘是劫,是债是孽?
  • 作者:琦梦
    他们的初见,一个是仙界白衣翩翩少年郎,一个是一朵七彩晕染紫莲花。? 阿喂,她可是花神啊,为什么碰到的是一朵又一朵烂桃花? 一朵铁面无私执法者花,像是命中注定,心心相印,然而换来的结果却是诛仙台一跳红颜陨殁。? 一朵张扬妖娆不可一世魔界之尊,然而心中却有心结帝女阿罗。 一朵以倾尽全力捧她于手心的妖界之王,却为了自己的哥哥而与她刀剑相见。 还有一朵,居然是一只雄性凤凰!她可不要做鸟后! 上古原野,四海
  • 作者:云侣
    秋怡浓未曾想过,大婚之日自己却迎来了一场阴谋,满心的欢喜成了悲凉,逃离故国,为他所救,本以为是逃出了生天,却又是陷入新的一场阴谋不断。 回到故国,与敌人斗谋斗狠,她都不会再怕了,偏不信,乱不了你这江山。 且看秋怡浓如何成功夺势,获得爱人,相伴相生。
  • 作者:蒿子粑粑
    他是大齐唯一的异姓王爷,德高望重,但全天下都知道正是他父王的死,才给他一个登上王位的机会。 而她,普通官宦的小家碧玉,在与自己相依为命的父亲死后,又接连遭遇重创记忆受损,命途多舛。 她卖身葬父,他出钱买她,自此两人命运便被绑在了一起,却又被命运的大手推来搡去,无法安稳。但心中挚爱无论遗失多少回,它终究还会回来!
  • 作者:小星星啊
    他娶她的那一天,万人空巷,热闹空前。 ????她是全天下女人羡慕的对象,因为她的夫君是西凉最宠爱的贤王。 ????他休离她的那一天,天下易主,众望所归。 ????她成为全天下女人笑话的对象,因为她曾经的身份曝光人前。 ????她一个青楼女子,如何能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? ????从云端跌入泥中,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晓。 ????再次相见,他温润一笑,她却释然颔首。 ????听着她身后的稚童甜甜的叫她一
  • 作者:锦秀
    燕国将军府二小姐,年芳十八,待字闺中。 燕国君主上官灏许她一生尊荣母仪天下之后位,她不愿。 褚国太子褚俊宇许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之誓言,她拒绝。 幽国摄政王幽予胥柔情似水一颗赤子之心只为她,她不要。 她说,她愿意成为任何一朵红梅,唯独不愿意成为他掌心那一朵。其实,她要的不过是风雨同舟的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,何须誓言,何须承诺?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